当孩子问起死亡,你会含混带过还是说起善意之谎?

当孩子问起死亡,你会含混带过还是说起善意之谎?

我儿子很小的时候问过死亡的事。那天豔阳高照,我正在开车。死亡的概念突然沉沉压住他。我听见他从后座悄声说:「把拔,我不想死。」他当然不想。没有人想。我们只是渐渐习惯这概念。不再多想。

若大人都难以接受死亡的概念,小孩又会怎幺想?你刚发现生命是何其美好丰饶。接着发现生命将遭夺走。你会失去一切。只剩永恆的黑暗。除非你对宗教深信不疑,拥有许多天堂的故事。认为死后胜过今生。

但我不信教,无法把这类故事告诉儿子。我不是教徒。我实事求是,而这是英国哲学的根基:经验主义。这代表我也不是无神论者。因为无神论认为绝无来生,只有今生。我说这是一种信仰,因为我们无从证明真伪。

我们无法知道来生是不存在的,正如无法知道来生是存在的。有些人似乎无法接受摇摆不定的立场。但我不同。我是不知为不知。所以我是不可知论者。这等同于保持开放的心。

笛卡儿认为怀疑是最强大的哲学工具。有些哲学家其实是把他的名言翻译为「我疑故我在」。怀疑态度绝对是自苏格拉底以降最宝贵的哲学工具。怀疑态度是启蒙时代的基石。但这些统统难以解释给我儿子听。他既年幼又困惑。拿天堂的神话安抚他较为省事。能让他暂时安静下来。但这也是阻碍思考的麻醉剂。问题迟早有一天会重新浮现。那时他会发现我说了谎,因为我并不相信我所告诉他的话。那不是好的解决之道。

另一方面,这是典型的广告难题。你如何化繁为简,但仍保留核心信仰?你永远面对两个要素:产品与观众。你必须把前者解释给后者。

于是我告诉他:「你很喜欢音速小子吧?」

他点点头,毕竟他总是巴不得整天狂玩音速小子。

我说:「你闯过一关的时候很高兴吧?」

他再次点头。

我说:「你快打完一关的时候会知道是要到下一关吧?」

他露出微笑,现在我们来到他了解的世界了。

我说:「但除非你破了这一关,否则不会知道下一关到底是什幺样子对吧?」

他想了一下。

我说:「我觉得死亡就像这样。我们在这一关过得很开心,然后过完这一关以后会来到下一关,但除非我们确实到了那边,否则不会知道那边到底是什幺样子。」

他想了一下,心情渐渐好转。我没有靠说谎哄他闭嘴。而是用他能懂的方式道出事实。

我想这也适用于广告或任何地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