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专家谈中共活摘罪行引澳洲人思考讨论

「中国,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已成为一个器官移植产业快速发展的国家。在过去十余年间,大量良心犯被按需杀害。」这是9月19日晚,来自加拿大与澳洲的律师、学者们举行的一场座谈会上播放的短片的内容,也是当晚研讨的主题。

在悉尼韦斯利会议中心(WesleyConferenceCentre),专家学者们与听众在共同探讨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发生在中国的罪恶,并探寻应做些什幺来阻止罪恶的继续。

麦塔斯:罪恶的规模与持续性令人担忧

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Matas)特别釐清了在中国发生的大规模活摘良心犯器官用以移植牟利与某些国家的器官非法交易的不同之处。他说:「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是政府控制的,所有的军队医院都在参与。而一些国家是黑市上的私人行为。」

麦塔斯表示,中国的大规模移植始于中共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在中国,器官可以提前出售给病人,医院甚至可以打电话到法庭或监狱找器官。

座谈会播放了韩国《朝鲜日报》的媒体人假装成病人去大陆做器官移植,秘密拍摄製作的专题片《杀了才能活》。影片中看到,大量韩国人赴中国做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只要两週,多付钱还可以更快进行手术。

澳洲人权律师事务与人权小组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国际人权律师布里奇特(MadeleineBridgett)表示,「在韩国换器官通常要等待五年,很多国家的自愿捐赠器官系统很薄弱,澳洲有2.14万人在等待移植器官。但在中国拿起电话就能很快获得器官,中国发生的事情很不寻常。」

听众中一名具有医学背景的律师认为,需要有更多人了解在中国发生的活摘(罪行),而且最好能有更多的调查。麦塔斯表示,他的调查是从各个方面进行的,其中包括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因为中共不可能允许有独立的调查。他表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某些个案,而是中共活摘器官的规模和持续性令人担心。

不合法的人体展涉活摘

座谈会的专家学者也谈到了引发争议与多方质疑的在悉尼举行的「真实人体展」与中共活摘有联繫。该人体展在悉尼摩尔公园(MoorePark)持续了数月,于9月16日提前关闭,外界相信其提前关闭与各界对其的质疑有关。

国际人权律师布里奇特表示,应注意到两点,这个展览不提供尸体来源文件,除此之外,也不提供捐赠同意书,也就是当事人同意死后将身体或身体的某部位被使用在这个展览上的证明文件。「就我个人的意见,这个展览是不合法的,违反了器官法。」

布里奇特说,悉尼人体展的展体来自中国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隋鸿锦1999年建立了这个尸体加工厂,与中共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时间点相同。

教授打给中国医院的电话

悉尼大学医学教授辛格(MariaFiataroneSingh)对比了中美两国的器官捐赠数据,显示中共的所谓自愿捐赠器官数量远低于官方实际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

辛格教授讲述了自己做的电话调查,今年的6月5日,她联繫了北京一家医院的肾病科大夫,表示自己是肾病末期患者,讨论了移植手术的价格,三週的治疗费用为1万美金。如手术失败,那位大夫强调会将她转去北京的另一家医院,那里做大量的移植手术,肾脏移植价格为6万元。但当辛格问到等待週期及那间医院的名字时,那名大夫变得很警惕。

辛格教授表示,「我越问细节和等待时间,他的声音听起来越紧张。我们达成协议,我将我的『病例』发给他以便进行下一步程序。」

悉尼人:制止罪恶应做些什幺?

一名在新州卫生厅工作的女士提问时说,强摘器官是非常不人道的,因为器官被摘取时,这些人很可能还有意识。她问嘉宾们可以做些什幺来制止活摘罪行。

人权律师布里奇特表示,一方面她鼓励更多的人捐献器官,并且给自己的议员写信表示关注此事。另一方面,她认为由于中共封闭了外界的调查,看不到那里发生了什幺,所以现在知道这方面情况的人应该打破沉默,不断地讨论这个话题,以便让更多人了解和关注这些问题。

麦塔斯则说,为了获得更好的器官质量,中共方面在摘除器官时会减少对受害人使用麻醉药,甚至不用。他举例,「作为警察的王立军没有经过医疗培训,但却能够建立一个移植实验中心」,而他的其中一个研究是如何减少药物的使用以保持器官的品质,该实验经过杀死数千人后得到了他希望的结果。

悉尼科技大学的一名医疗政策讲师讲到,她的学生认识的一个家庭的儿童到中国做肾脏移植手术,她也对这种儿童的移植器官来源提出质疑。

麦塔斯说,儿童器官的来源是另外的情况,与良心犯的器官不同。但他表示,「因为(中国的)人权侵犯问题氾滥后,形成了体制。」也就是在迫害法轮功的系统形成并运作成熟,它可以沿用到其他群体,比如维吾尔人、西藏人,甚至处于弱势的儿童。

相关推荐